定價:290元  網站特惠價:247 (約85折) 目前庫存不足

耶誕假期的第一個週末,艾力克一早醒來,發現自己睡錯了房間,置身在一棟陌生的房子裡……而且時值炎熱的六月天。一夜之間,六個月不見了!

早餐桌上的親人都是陌生面孔,連他在鏡子裡看到的也不再是自己,而是另一個陌生男孩的臉。艾力克不再是艾力克,他成了菲力普! 原來的他怎麼了?而現在這具身體的主人又怎麼了?

除非艾力克找出事件發生的原委、知道如何重回過去,否則他將永遠被困在菲力普的身體裡……

  • ★ 英國卡內基文學獎提名
    ★ 英國柯斯達文學獎入圍
    ★ 美國圖書館協會年度最佳青少年書籍
    ★ 榮獲英國《泰晤士報》、《牛津時報》高度推薦!
    ★ 榮獲美國《柯克思書評》、《學校圖書館期刊》專業書評大力推薦!
    ★ 全球已售出10國版權
  • 不在於如推理小說般循線找出消失的六個月間發生了什麼,不在於「靈魂撤離」這件事的真偽與否,貝德弗透過這個奇妙的故事,想要訴說的,是每個人身為一個獨立存在的個體,最要緊的事,正是對自己的透澈認識。──臥斧(文字工作者)
  • 貝德弗的YA處女作裡充滿了刺激的動作和稜角分明的人物描述,使讀者不可自拔的陷入主角艾力克身處的奇異世界……同時也有數不勝數的謎團:靈魂是什麼?一個人的身體不再運作時,靈魂去了哪裡?貝?弗以熟練的手法,在緊張刺激的情節之中,揭去人類存在的帷幕,碰觸這些深沉的問題。
    ──美國《柯克思書評》
  • 一本從開始就引人入勝的小說。謹慎的步調、強烈的描述,使這個故事增加了深度。作者藉由主角艾力克的困境來探討人的「我意識」、家庭、靈魂等問題,十分發人深省。──美國《學校圖書館期刊》
  • 作者的寫作風格緊湊,加上主角心理狀態的展現,成就了一本讓讀者緊張無比的驚悚小說。──英國《泰晤士報》
  • 青少年常說一句老話:「覺得身體不是自己的。」作者將這句話自然推演,讓一個叫做艾力克的傢伙跑進了另一個叫做菲力普的男生的身體裡,並發現菲力普有一對堪稱「不良雙親最新典範的」父母。縱使情節古怪,更別說貝德弗從來沒寫過青少年小說──雖然他創作了五本成人小說──然而他展現出了駕輕就熟的功力。──英國《牛津時報》
 
作者 馬丁•貝德弗Martyn Bedford

英國作家,1959年生於倫敦南部的克羅依登,東英吉利大學創意寫作碩士。專事寫作之前,在英國各地當過十二年的記者,也曾遠渡香港教授英文。目前和妻子、兩個女兒居住在英國西約克郡,並在學院裡教授創意寫作課程。

先後已出版五本成人小說,被翻譯成十二種語文。平常也在報紙、雜誌發表短篇小說。《交換》是他的第一本青少年小說。

↑top
如果原先的占領是無意識的,那現在的坐視,是不是一種謀殺?

你一覺醒來,卻發現置身的房間很陌生,看見的家人完全不相識,而鏡子裡的人像,根本就不是自己的樣貌。毫無預警的,你從艾力克成了遠方的菲力普。

你心裡很清楚自己不是別人眼中的你,卻沒有人肯相信。

於是你被迫住在這具身體裡,接收了原來主人的學校生活,也接收了他的人際關係。現在的你,身手矯健,外貌英挺俊俏,走到哪裡,都有女孩自動投懷送抱,你甚至還接收了原主人的兩個正妹。這種走路有風的人生,你嚮往已久,跟原先平凡、苦惱沒有女生青睞的那具臭皮囊,真有天壤之別!只要願意,你可以一直菲力普下去。

但是,昔日的死黨不認這副軀體的你,親生父母報警逮捕你這個非法侵入的「外人」。

尋找認同的你傷心欲絕,想挖掘靈魂撤離的真相,一按下Google搜尋,赫然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是個植物人。你昏迷八個月了,爸媽在是否同意拔除維生系統的關頭掙扎。有那麼一刻,你慶幸在身體爭奪戰中贏了菲力普,神不知鬼不覺的繼承他的人生。

但是,維生系統一拔除,菲力普再也回不來了。如果原先的占領是無意識的,那現在的坐視,是不是一種謀殺?

你更不希望在新認識的女友眼中,你只是菲力普的替身,你期待她接受真正的你──內外如一。

你不想在別人的身體裡終老一生,寂寞的帶著祕密死去。

你想要重回自己的身體,承擔自己的人生。但你得冒著無意識的躺在床上,甚至接受死亡判決的風險。

你天人交戰,在做真正的自己和生存之間拔河。

《交換》說的雖是主角艾力克的奇遇,但也可能是你我的心境寫照,我們習慣羨慕別人風光的外在,放大檢視自身的缺陷。但只有真正認識自己的內外在,坦然接受與面對,才能夠安心的做自己。

【撰文/未來出版編輯總監 李黨】

我是誰?為何我在這裡出現?我是誰?為何我長得這副嘴臉?──〈我是誰〉,黃舒駿

※本文內容涉及《交換》情節,請自行斟酌是否閱讀

在卜洛克(Lawrence Block)的小說《烈酒一滴》(A Drop of the Hard Stuff)中,有這麼一個段落:
主角史卡德還在當警察的時候,有回遇上證人站在雙面鏡牆後頭指認嫌犯;證人極有信心的指出一人,但其實那人是位市場副理,只是來幫忙充人數的。助理檢察官對史卡德表示,這位副理是個極好的人,但來幫忙充當嫌犯時已經被誤指出來三次了,史卡德自己也覺得這人好像長得有點不大對勁,助理檢查官解釋:「我覺得是他的嘴脣歪了些。其實肉眼看不太出來,不過整張臉就會因此顯得有那麼一點點不對稱,所以很難讓人信任。」

在北歐神話當中,也有這麼一個故事:
女巨人史嘉蒂找到北歐眾神所在的阿斯嘉特,揚言要報殺父之仇;諸神為了平息她的怒氣,不但提出種種補償、以滑稽的舞蹈逗她笑,還答應讓她與一個神結婚,加入神族──不過,她只能透過觀察每個神的腳,來選擇自己未來的夫婿。史嘉蒂認為:要選丈夫,自然要選最英俊的光明之神巴德爾,巴德爾這樣俊美,一定也有最好看的腳。於是史嘉蒂滿心歡喜的挑出自己認為最漂亮的腳,宣布自己選好了丈夫,不料她選中的不是巴德爾,而是另一個神;雖不願意,但史嘉蒂仍遵守諾言成婚,可惜的是,這段婚姻並沒能維持太久。

這兩個出自現代小說和古老神話的橋段,精準的反應了我們怎麼「識人」。

我們大抵都是從外貌開始去認識人的。當然,因為大多數人習慣以視覺為認知外界的主要刺激來源,所以得先從他人的外在形貌去識別另一個存在;但在許多情況下,我們甚至會在初見到他人外表的時候,便下意識的從外表的種種,去揣想他人的其他種種:胖子可能貪吃、瘦子可能神經質、五官有點怪可能就不是好東西、長得漂亮或俊秀可能就是個能夠託付終生的對象。這些從見面初始便會開始自動產生的想像,有時會因漸漸熟稔而產生修正改變,有時也會因為沒有這樣的機會而成為我們對他人的唯一印象,而有些時候,這些因外貌而生、不見得正確的第一印象,會讓我們決定是否要真正去認識這個他人。

更有些時候,我們也透過類似的方式,在認識自己。
是故,當艾力克一早醒來,發現自己身處一個陌生的房間、陌生的家庭,連從鏡子裡回望自己的都是張陌生的臉時,不由得陷入混亂。早報上的日期,是他入睡那天的六個月後;身旁的家人,他一個都不認識;家中種種與他生活了十四年的那個地方完全不同,連座落的地區都差了很遠;而且,現下從頭到腳,都不是他熟悉的那具、他原來認為可以代表「自己」的身體。

《交換》的故事,從這裡開始。
艾力克遇到的問題可以分為幾個層面:其一是他必須搞清楚自己出了什麼事?怎麼會在一個別人的身體裡醒來?原來的他怎麼了?而現在這具身體的主人又怎麼了?其二是他會發現,在現實中各種與個人定位有關的物事,不管是家人、友伴、身分學籍,甚或上網的帳號密碼,都只與這具軀體相關;艾力克就像一個半途上臺的演員,忽然進入一個他完全沒有頭緒的角色,但戲還在繼續,他該怎麼辦?

自願或被迫交換身分,是文學小說中不算少見的主題。
在大多數的故事中,主角在套上不同身分之後,會見識不同階級的眾生樣貌、會經歷與自己原有人生無涉的種種冒險;但在《交換》這個故事裡,作者馬丁•貝德弗將想要探討的種種,全都聚焦在一個主題上頭──事實上,這個貝德弗的這個企圖,從英文書名《Flip》就可見一斑──Flip不但是艾力克的新身分「菲力普」的綽號,也有「翻轉」的意思。艾力克與菲力普的長相體態截然不同,在成長過程中所發展出來的個性及人際關係也完全兩樣:菲力普長得帥,有適合運動的體能,簡簡單單就能迷倒許多同齡少女,還有好幾個漂亮女生自動投懷送抱,對一個青少年來說,這些都是很吸引人的優點;但艾力克在如此「Flip」人生之後,當真可以過得幸福快樂嗎?

這是艾力克要面對的第三層問題:他該好好當菲力普?還是設法變回艾力克?
隨著情節的推展,艾力克一一設法思索這些問題,在每個轉折處考慮自己該怎麼向未來前進;舊日的種種很難再回歸,新導師的經驗也替他指出方向,但艾力克仍迷惑著、顛躓著,試圖替自己找出一個最適切的方向。直到他終於了解,一切問題的核心,是他必須弄清楚:真正旳自己,該是怎麼樣的?

是的。認識真正的自己,正是《交換》的故事主題。
不在於如推理小說般循線找出消失的六個月間發生了什麼,不在於「靈魂撤離」這件事的真偽與否,貝德弗透過這個奇妙的故事,想要訴說的,是每個人身為一個獨立存在的個體,最要緊的事,正是對自己的透澈認識。每個人的人生,都有各自的優點缺陷、愛恨痴嗔,唯有對自己有了包括內在及外在的全盤認識,才能決定自己人生的樣貌,用什麼姿態開展自己的未來;而通透的弄懂了自己,也正是遭遇一切問題時,最基礎的面對態度。

問問自己:「我是誰?」吧。這是艾力克的故事。也是我們每個人的人生課題。

【撰文/文字工作者 臥斧】

艾力克的性命反轉了,那麼菲力普呢?從一個靈魂交換的事件來說,可憐的配角菲力普無疑是個大輸家,失去好幾個星期的真實生命,還得面對艾力克藉菲力普肉身的作為所留下來的爛攤子。但從一個文學的意象來說,菲力普或者只是一個隱喻,是生活中的某一個人、某一件事、某一種情緒或其他的隱喻,是促使艾力克從舊有生活中「失去」然後「重生」的天啟。

於是,「失去」可能代表一種更深切的「獲得」。則瀕死而重生的艾力克無疑是最佳的詮釋者:「我不覺得我失去了什麼,只覺得被給予了什麼。我重新返回的生命,比以前所擁有的更寬廣、更開闊、更光明、更好。」那麼,並未遭遇「靈魂撤離」這種離奇事件(當然最好別發生!)的我們,是否可以不必瀕死,而可以自覺的改變自己,讓自己重生?就像《為自己出征》裡的武士,為了拯救自己,來一場「性命大反轉」的戰鬥,斬去「疑懼之龍」或者是其他諸如:怯懦、怠惰、仇恨、悲觀、習氣……之類的種種鬼怪猛獸,然後告別舊有陋習的自己,給自己全新的面對生活的態度。

或許這部小說真的是一種天啟:讀者藉此可以來一次自覺的轉換──不需要瀕死卻可以重生的轉換!...more

【撰文/國立臺中女中教師 林昭君】

故事一開始,艾力克就和另一位男孩菲利普「交換」了!作者流暢的文筆,讓人感受到艾力克的無助,開始閱讀後就停不下來,只想快點知道故事的發展:艾力克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原本的他在哪裡?他還能恢復嗎?隨著故事的進行,我彷彿身歷其境,思考著要是換作我會怎麼做?面對這麼大的改變和陌生的人事物,我會做怎樣的調整?

以前我閱讀過的類似故事中,當事人在了解事情的狀況後,通常便開始融入身體主人的角色。但我發現艾力克一直都在做他自己,儘管他變成的菲力普是個外表、體能、家庭、成績都令人稱羨的男孩,但他讓大家知道他和菲力普不一樣。他就是他,不會因為變帥了就跟兩個辣妹同時交往;不會因為有能力就抽菸、蹺課。他仍舊聽他喜愛的殺手樂團,讀詩,下西洋棋;因為他就是他,不是別人。

我們在生活中,常常會因為崇拜偶像或是朋友,而去模仿對方,希望能變得跟對方一樣,在模仿的過程中,其實最真實的自己正被一點一滴的隱藏起來。這時候,這本書是最好的提醒,跟著艾力克體會「失去自己」的感覺,或許就不會一味的模仿別人,而是試著找到自己,並讓別人也認識那個最真實的你。

【臺北市立大同高中國中部三年級 吳芷寧】

↑top

在一棟陌生的房子裡醒來,發現自己一夜之間老了六個月,還有個素昧平生的婦人誤把自己當成她兒子,實在是夠讓人震撼的了。可是,這跟他在浴室鏡子裡看到自己相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那個婦人幾乎是抓著他的頸背,把他拖上了樓。他的每句抗議,似乎都只是把她惹得更生氣。

我不是菲力普……我根本不知道誰是菲力普……這是怎麼一回事?……妳不是我媽……妳是誰?……我是誰?……放開我……我的名字叫艾力克,艾力克•葛雷……我要打電話給我媽和爸……

我不是菲力普!
...more

↑top

活動信箱 立即發表FB

【交換】主題徵文活動已結束 ,感謝讀者熱情參與!

  青春無敵,勇敢show自己,徵文入選名單:
    李融,周婉靖,常家旖,陳美妃,詹喻強, 黃吉祥,黃雅雯,黃意雯,謝宇婷,劉筱萱。(按姓氏順序排列)
    感謝大家的熱情參與,並恭喜以上10位讀者,可獲贈《奇光下的祕密》一本
  

【入選好文分享
李融
睜開眼睛,一切不再和以往相同。這是夢,沒錯,這只是一個夢。醒來就沒事了,對,再睜開眼睛一次一切都會恢復正常的。
我起身雙腳落地,「你是清醒的。」大腦意識這麼告訴我。走在生理熟悉心理不熟悉的空間裡,潛意識告訴我浴室在哪兒。面對鏡子裡的陌生面孔,「我再也不是我了。」一個聲音輕輕地說。
若我的靈魂撤離在和我同性別的軀體裡那還好,若是不同性別我一定會發瘋。生理上身體是自己的,心理上是別人的身體。
這根本就是偷窺別人嘛!
接受一個對自己來說是「新的自己」,對這具軀體來說「還是相同的一切」。為了活下去,而強迫自己去了解軀體原本的主人。
真希望我找的到他或她的日記。
我有機會再見到我自己的軀體嗎?
我比較喜歡我自己的身體,我想回去。
我一定會找到我自己的,一個我一直擁有的身體,我自己保養的身體,我最了解的身體。
為何我會在陌生人的軀體裡?
他現在也在我的軀體裡嗎?
是我的靈魂不喜歡我的身體所以要離開嗎?
還是我的身體不要靈魂了?
為什麼是我和他交換?
對他來說我是誰呢?
他又是誰哩?
快! 快點闔上眼睛! 讓自己沉睡吧! 回到張開眼之前,回到靈魂撤離以前,並趕在做夢前清醒。

周婉靖
假若一天一覺醒來,瞬刻覺得渾身不對勁,我們第一時間的思維會是什麼?會是這不是我的身體、我的靈魂不在自己原先的軀殼中?這麼荒誕嗎?
錯置交換身軀的這類題材,不乏在奇幻文學或影視作品中見到,故事發展的劇情或令人感到噴飯、或令人毛骨悚然、緊張、甚至是感動,記得我小時後曾經看過一本言情小說,一個關於兩個女人出於自願而交換身體的故事,這是基於她倆大發玩心而發展的故事,但事實上其中一個女人卻是有深深的陰謀,她只是想藉著朋友的身軀外貌,天天夜夜接近對方的丈夫。當時看這本小說的我,由於她的心機和手段而感到不安恐懼,我的危機意識為女主感到高漲緊張,存在,她的存在,她曾擁有的身分被奪走了,被一張再熟悉不過的面孔奪走了!如果這種荒唐事發生在我身上,該怎麼辦?光是看到這張不是自己的臉我就萬般作嘔,我該找對方理論嗎?告訴我認識的人嗎?第一時間沒有人會相信這番他們所認定的鬼扯。那我該靜待時機揭發真相嗎?又或者別無他法只能屈服這身殼安手本分?說的比做的容易。讓我以別人的身分活下去,漫漫無期的維持別人的身分我會甘心嗎?原來我的那副軀殼,那個支配它的新靈魂會使我的身分如何發展?我現在的形象它的過去是輝煌還是不堪?種種未知實在令人不安發慌!
如果有一天我一覺醒來,發現我的手指變粗了、聲音變啞了,又或者全身上下的樣貌沒有一處令自己安慰,我也會告訴自己千萬不要哭泣!繼續維持一貫的步調、保持好一流的自己,然後不放棄的去尋找擁有自己原先軀殼的主人,請她別毀壞自己的形象。周圍的人久而久之一定會發現這不可思議的變化,或許同樣的有一天睜開眼睛,我會發現我已趕走夢魘。

常家旖

如果有一天的早晨,當我睜開惺忪的睡眼時,我發現自己身處的環境,讓我原本瞇成細細一線的雙眼,頓時睜大,我會想:我在哪裡?心底深處如同剛鑿出的泉水,一股股的恐懼衝過胸腔,從喉際噴出,我可能在尖叫聲開始四溢的前一秒,用雙手,像柵門般,捂住自己的嘴,急速冷凍那蜂鳥拍翅速率般的心跳,開始如柯南般洞察形勢,確認自己的身分和關係人,藉由網路和電話等管道,獲取靈魂真正寄主的身軀,現有的消息。
對於新寄主,我抱持著學習的心態,即使現在的內心是不確定、不安的,我也只做對自己最有利的事,然而身體畢竟不是我的,那“外人勿入”的看板嚴肅地掛在門板上,而我則像個全身酒意流動的醉鬼,在視線迷濛、腦袋渾沌、四方不分,且四肢胡亂飛舞的毫無頭緒狀況下,粗魯的轉動門把,把房裡的人一腳踹出門外,鎖上房門,倒頭就睡,毫無知覺的侵占他人的房間、他人的身體、他人的生活、朋友、家人、環境,莫名的感到無助且徬徨。
也許我就像個伺機而動的獵人,緩緩行動,眼觀八方,時時刻刻地觀察,有時按兵不動,有時急起追逐,刻意隱藏著自己的身分,直到時機成熟,我才把弓拉滿,射出最完美的弧線。
假使無法回到最初,我也會盡全力地,燦爛的替他活出未來,直到光輝消散的那一刻。

陳美妃

如果,我發現父母不在是我所熟悉的滄桑身影;如果,我發現家不再是我厭倦的老舊公寓;如果,我發現我不再是我所熟悉的平凡面孔,我相信,歡呼會從我的嘴中蜂擁而出,心臟會從我的胸膛一躍而出,即使一傾南極海的水也無法澆熄我滿溢的亢奮。
漫步在大街上,路人們讚賞的眼光紛紛向我身上灑來;步入校園之中,男孩們熱情的搭訕綿綿在我身邊迴響,踏入辦公室裡,老師們的嘴角漸漸揚至耳際,嚴肅的魚尾頓時蕩入慈愛的月灣,放學後,父母開著拉風的名牌車前來接送我,回到歐式唯美建築的家中。宛若麻雀變鳳凰一般,外貌、名利、財富在一瞬間就和我成了莫逆之交。
然而,這股幸福在完全綻放之前竟開始枯萎,陌生的環境;疏遠的心靈;埋藏的不安,惶恐將我推入徬徨無助的深淵,我開始思念父母那堅毅不搖的背影與溫暖親切的的笑容,而不是高雅時尚的身形與堆滿虛榮的臉龐,金錢與華服築成的牆,將我與好友隔為胡越。我渴望朋友貼心真誠的關懷,而不是虛偽諂媚的蜜語,故人的敬而遠之,刺痛我,在瞬間,在那冰冷的眼神觸及我的瞬間,凍結的呼吸,崩壞的理智,失控的心,我開始慟哭,我不再是我……
麻雀欲求鳳凰的高貴,卻不知鳳凰祈求麻雀的自由。大部分的人常會羨慕他人,卻看不見自己被他人企羨之處,我就是我,肯定自我,了解自我,才能捉住屬於「我」的青鳥。
如果,我發現父母不在是我所熟悉的滄桑身影;如果,我發現家不再是我厭倦的老舊公寓;如果,我發現我不再是我所熟悉的平凡面孔,我相信,歡呼會從我的嘴中蜂擁而出,心臟會從我的胸膛一躍而出,即使一傾南極海的水也無法澆熄我滿溢的亢奮。
漫步在大街上,路人們讚賞的眼光紛紛向我身上灑來;步入校園之中,男孩們熱情的搭訕綿綿在我身邊迴響,踏入辦公室裡,老師們的嘴角漸漸揚至耳際,嚴肅的魚尾頓時蕩入慈愛的月灣,放學後,父母開著拉風的名牌車前來接送我,回到歐式唯美建築的家中。宛若麻雀變鳳凰一般,外貌、名利、財富在一瞬間就和我成了莫逆之交。
然而,這股幸福在完全綻放之前竟開始枯萎,陌生的環境;疏遠的心靈;埋藏的不安,惶恐將我推入徬徨無助的深淵,我開始思念父母那堅毅不搖的背影與溫暖親切的的笑容,而不是高雅時尚的身形與堆滿虛榮的臉龐,金錢與華服築成的牆,將我與好友隔為胡越。我渴望朋友貼心真誠的關懷,而不是虛偽諂媚的蜜語,故人的敬而遠之,刺痛我,在瞬間,在那冰冷的眼神觸及我的瞬間,凍結的呼吸,崩壞的理智,失控的心,我開始慟哭,我不再是我……
麻雀欲求鳳凰的高貴,卻不知鳳凰祈求麻雀的自由。大部分的人常會羨慕他人,卻看不見自己被他人企羨之處,我就是我,肯定自我,了解自我,才能捉住屬於「我」的青鳥。

詹喻強
若有天起床,發現我不是我,錯愕、緊張、惶恐將依序湧上心中。試著讓自己冷靜,試著了解發生什麼事。心中做了幾個結論:我現在不在我熟悉的環境,可能很危險-我不再是我-原本的我怎麼了?難道就像小說因為本體死了才產生移轉嗎?-我不再是我-我現在該怎麼辦?一瞬間我才發現,我試著讓自己思考,但內心卻不斷的表現真正的恐懼。
較了解這個軀體的原主人之後,我將認真的重新生活,樂觀一點,若這軀體過的生活比我原本的好,我就用他的資源達成我夢想中的生活!這可是很享受的一件事,能夠做很多過去做不到的事、去很多過去到不了的地方;相對悲觀來說,若他的生活比我原本的差,那我就試著離開這個地方,回到我原本的環境找熟悉的事物,試著讓自己生活好一點,同時讓心中釋放一些苦悶。但是不論何者,時間一久,我想痛苦都會來到。
一個人被丟到新環境,他一開始是會很掙扎的,但是時間一久,他也就習慣了,原因是背後還有親人、朋友的支持。如果今天我不是我,我去一個新環境,但我背後沒有人在支持我,我熟悉的人不把我當作他們的一份子,內心空虛,加上新環境的衝擊,痛苦是必然的。或許人在什麼都失去的時候,才會重新看到什麼東西支持自己,而自己是什麼。

黃吉祥
不再熟悉的氣味,不再喚回的常景,一陣陣地襲向這陌生的臉孔。<<交換>>雖帶來如同重生般地自由,然而一幕幕的殊景卻不斷驚刺著那亂了調的心靈。
於人群中,沉默也似乎成為了唯一的生存之道,克制著內心的慌亂,使勁地操控著所有的不安。於孤獨時,像失去天空的星星,不斷地以閃爍來探尋那曾擁有的熟悉。
浸身於不知所措,逃避,是為短暫的麻藥;面對,才是為不變的良方。漸漸融入這陌生的一切,開始了解這軀體過往的一切,成為解決的必經過程。一天復一天,悲憤和不安不斷地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將心比心。面對這殊異的人生,也不該是讓她草草地、充滿遺憾地消逝。於幫助自己時,由何妨於這一個不同的人生中創造出可貴的記憶。
努力,不一定會成功;盼望,也不一定會實現。於探尋真相的過程中,也切記著,不要浪費了軀體不再的青春,和那自己僅剩的那份原始心靈。
不再熟悉的氣味,不再喚回的常景,一陣陣地襲向這陌生的臉孔。<<交換>>雖帶來如同重生般地自由,然而一幕幕的殊景卻不斷驚刺著那亂了調的心靈。
於人群中,沉默也似乎成為了唯一的生存之道,克制著內心的慌亂,使勁地操控著所有的不安。於孤獨時,像失去天空的星星,不斷地以閃爍來探尋那曾擁有的熟悉。
浸身於不知所措,逃避,是為短暫的麻藥;面對,才是為不變的良方。漸漸融入這陌生的一切,開始了解這軀體過往的一切,成為解決的必經過程。一天復一天,悲憤和不安不斷地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將心比心。面對這殊異的人生,也不該是讓她草草地、充滿遺憾地消逝。於幫助自己時,由何妨於這一個不同的人生中創造出可貴的記憶。
努力,不一定會成功;盼望,也不一定會實現。於探尋真相的過程中,也切記著,不要浪費了軀體不再的青春,和那自己僅剩的那份原始心靈。

黃雅雯

還記得女兒小時候的床邊故事--神奇變身水,敘述著一隻常被大貓追著跑的小老鼠,一心想變成其他的動物.牠得到了一瓶神奇變身水,只要喝下它,便能夢想成真。但就在牠想一飲而盡的同時,小老鼠猶豫了,到底做哪種動物是最好的呢?繪本中將小老鼠逗趣的想法化成一幅幅暴笑的圖畫,而懷中的小人兒也嘻嘻哈哈的說,還是原來的自己最好!
然而小人兒漸漸長大,她不再記得小時候的童言童語,現在的她,總是要最新流行的,總是說別人有什麼,總是抱怨自己擁有的不夠.....,在青少年次文化的洗禮下,她再也不是她,而是與其他青少年無異,留著相同的髮型,有著相同的偶像,啍著相同的歌曲......
該是塞本"交換"讓這群青少年看看,故事中的主角--艾力克甦醒在一個陌生但是極受女性歡迎的個體裡,看看主角是如何從驚恐中慢慢探尋自己的內心,然後確認,不管這個菲力浦擁有多麼健壯的體格、看似成分良好的家庭....艾力克仍要回去他那多病的身軀,
因為他認清了一件事--我就是我,獨一無二的我。
這是一本值得青少年仔細閱讀的好書,推藨給國小高年級以上的朋友們。

黃意雯
當我放眼四周,發現一切都不是記憶中的景物,我應該會驚惶失措,而不知如何是好。當我走向鏡前,發現反射的人物竟不是自己,我應該會震懾恐懼,而陷入無法思考的渾沌狀態。
不曉得會花多少時間讓自己的心情平復,但是我要做的下一步,是先認清「現在的我」是誰,現在的環境,現在與自己相關的人事物;週遭的人事如何看待「現在的我」呢?他們會知曉此身軀非同我心,抑或覺得我生了一場大病,因而神智不清。
再來,尋找「原始我」的下落,「他」還存在嗎?我是和別人各自在對方的身體中存活,還是像艾力克和菲力普那樣,有一方是昏迷不醒呢?我會努力找尋讓身心靈重新合一的方法,因為我明白,如果我不是我,就再也不是我了!
我害怕陷入如艾力克的窘境,「心裡很清楚自己不是菲利普,卻沒有人肯相信」,如果再也回不去原本的身體,我會仔細深思,我應該為這個陌生的軀體努力活下去嗎?為了他的父母、朋友,還有其他人的期望;可是我自己的夢想呢?我自己的生活呢?
也許要重新適應一切,親人、朋友、生活都是新的,然而生命的最初不過就是如此,只不過我得再來一遍;我還是會在遠方關注原本的一切,畢竟無法忘懷深刻的最初。我的抉擇是──活下去,用他人的身體,活出自我的生命價值!

謝宇婷
六點四十五,一如往常,我睜開眼,但我看見的不是天花板,而是我自己,最熟悉的臉孔。我伸出手,卻什麼也沒有看見。
這時我應該要起床盥洗,準備出門了;這時我應該會大呼小叫,明明自己愛睏,卻總是責怪爸爸沒有更早叫我;這時的我,應當是時間設定好的機器人,準確執行動作,日復一日,沒有例外。
但是我漂浮空中,凝視著熟睡的自己,卻一點也不驚慌。這張臉的每個細節我都清楚,而我卻第一次真正和她面對面。還在夢境深處的她,一點也感覺不到我的注視,豐潤的雙唇不時喃喃自語。
不再屬於自己的身體,我感覺到異常的輕盈,我坐在床畔,靜靜等待沉睡的自己甦醒。第一次什麼都不能做,只有不知道盡頭的等待。環顧四周,其他人都消失了,為什麼?我忽然想起,昨天我打給P告訴她我今天不去學校。
所以我現在暫停運作了?所以我感覺不到自己軀體的移動?很久以前的願望終於成真,我卻不知道該不該高興。當我終於脫離一切束縛,我也同時只剩下自由的意志。
輕飄飄的,我什麼都拿不起,什麼都留不下,這就是無所牽掛嗎?
「我飄在空中耶!」
是誰在說話?我警覺的跳起,原來是床上的我正在說夢話。我笑了,那個仍然禁錮在軀體中的靈魂知不知道,我現在正漂浮空中,無須定點?
沒有限制,也就無所謂突破。當令我煩惱困窘的身軀不再屬於我,形散成千百顆原子,融入空氣後,我方肉身覺醒。

劉筱萱
一眨眼,幾株花的影子飄進我眼裡,我用力的多眨幾次眼睛,試著辨識眼前的景象。
感覺到身體底下濕潤的土壤,我才發現自己正趴著,埋身在巨大花叢裡,就其巨大程度而言,這根本就是叢林。或者,根本是夢。
〔媽!〕我的眼睛告訴我,聲音的來源是眼前的小蟲子,不!蟲子不該是這般大!
〔媽?〕它困惑的神情,似乎是想確定他媽媽沒事,而我,就是他媽媽?
我幸運的發現,不遠處葉子上的露珠滑進水邊,泛起淺淺漣漪。我的腳使勁的跑向那水邊,彎起身子,大叫:〔我真是那蟲子的老媽阿?〕我很想捏捏自己臉頰,看看自己是否真在作夢,可恨的是,我是隻沒手指的蟲子,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什麼蟲子的種。
〔你沒事吧!那兒有好料的阿!清醒點,快去搶吧!〕那似乎是我兒子的死蟲子,竟從後頭猛烈的撞過來,把我推到不知道多遠的地方,逼我與一群蟲子搶那已被他們完全佈滿的不明發臭物,我快暈了。
〔噢噢啊!〕我被自己刺耳的尖叫聲喚回溫暖的房間。
這次的夢,讓我替自己感到萬分幸運,這輩子確實是個人。
↑top

2012年,天下文化成立30周年。2012年,小天下也將屆滿10歲。
這30年來,天下文化陪伴了無數的社會菁英成長。這10年來,小天下陪伴了無數的學齡孩子長大。

但銜接小天下和天下文化之間的讀者──這些正處於人生徬徨期、身心劇 烈轉變期、人生價值觀型塑期的青少年,不但長期被忽略,國內出版版圖也始終懸缺這一塊拼圖。

處於這個階段的青少年,其實更需要有符合他們閱讀脾胃、可以為他們解除心中愁苦、為他們指出未來人生方向的當代讀物。因此,以青少年為中心讀者群的出版品,近幾年來幾乎成了國際出版的主流。

在天下文化別具意義的2012年,我們因應時代的趨勢,特別成立「未來出版社」,將目標讀者明確鎖定在13-18歲,希望可以提供青少年們文學上、知識上、生活上的心靈養分,讓他們能夠以成熟、穩重、充滿自信的步伐,迎向未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