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有小讀者問我:為什麼「用點心學校」的老師都是廚具和調味料?

我想,在學校裡,學生就像是點心的原料或半成品,必須經由烤爐、模具、鍋鼎將學生培養得成熟有型,也需要調味料把學生薰陶得色香味俱全、智仁勇皆備。

畢竟食品與人品息息相關!歷史上有許多受到良好教育的點心,在危急時刻,指導了人們的操守和德行,解救了眾生的痛苦和磨難。

就不說月餅妹妹偷包紙條幫助朱元璋推翻元朝這事……在魏晉南北朝時,烤肉小子也曾經造就了一段佳話:

有一位名叫顧榮的名士,他應人之邀去吃烤肉大餐,顧榮發覺現場端盤子的服務生竟然盯著盤中的烤肉小子直流口水。
顧榮心想:哪有人會對著天天見到的食物流口水?如果要他自己每天都吃同樣的東西,就算山珍海味也提不起興趣。
顧榮判斷,這家主人提供服務生的福利和待遇一定很差,服務生才會對著手上的食物露出一臉饞相。
於是,顧榮將自己的烤肉贈與這位服務生,同桌賓客嘲笑顧榮的行為,顧榮義正詞嚴的說:「哪有人整天端盤子送食物,卻不知盤中食物味道的!」
後來,發生戰亂,顧榮渡江逃難,每到危急時刻,總有一人在左右守護。顧榮深感疑惑,一問之下,發現對方是當初被請吃烤肉的服務生。

烤肉小子不只提供美味的食物,還把學校教的「飲水思源」、「吃人一口,還人一斗」的美德,化成營養,帶進了人類的腦中和心裡!

服務生吃了顧榮的烤肉,不但「受人點滴,湧泉以報」的保全了顧榮的肉身,還拯救了顧榮的靈魂!

講到肉,我忽然想起了「東坡肉」。

蘇東坡寫過:「無肉令人瘦,無竹令人俗。」

偶爾在餐廳點了東坡肉套餐,常見端上桌的肉塊綁著綿線,而非竹葉梗、竹筍絲,心中總有些遺憾。因為這樣一來,有肉無竹,豈非肥了身、俗了人?

後來,在婚宴上,見到了流水席必備的「腿庫(蹄膀)」,愕然驚覺「禮失求諸野」──古代禮俗若散失,可到鄉野去尋找!

從小吃流水席,長大才明白為何腿庫總是和筍絲一起上桌──因為這才符合蘇大才子的心意──讓不瘦、不俗並存,使魚兒、熊掌兼得。

總鋪師們可是把「肉食者不可鄙」的「雅」之期許,呈現在菜色裡了呢!

我以為這是我的獨家發現,但見身旁立志減肥的友人手拿筷子對著腿庫大喊:「肥雅(呀)!肥雅(呀)!」我想,或許很多人早就察覺豬肉和筍絲的關係了吧!(也有人說加「冬」筍,才更能符合「東」坡肉!)

語文和食物的美妙結合、雙關趣味,不只總鋪師愛用,日常生活也常見──等待新人進場前,有時會先上一盤炸湯圓,或喜宴結束的甜點中,會有湯圓甜湯。

這是圓滿的象徵,團圓的隱喻。

除了喜宴,除夕圍爐,桌上會有年年有餘的魚;喬遷之喜,盤中不忘起家立基的雞。

用食物來雙關、仿擬吉祥話及祝福語,是由來已久的傳統,本集的「用點心學校」將它演繹了一遍。

古人也有喜歡玩食物雙關遊戲的!

《世說新語》裡有位孔君平,他到楊家拜訪,楊爸爸不在,九歲的楊小弟端出水果招待客人。果盤裡有楊梅。孔君平指著楊梅對楊小弟說:「這是你家的水果。」聰明的楊小弟腦筋動得快,馬上回他:「我可沒聽說孔雀是孔伯伯您家的鳥!」

如果是我,應該會回他:「我可沒聽說孔雀餅乾是孔伯伯您家的餅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