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facebook 加入「魔電聯盟」粉絲團

定價:2360
網站特惠價:1558(約66折)
放入購物車
俱樂部選書

麥可•費伊失蹤了!
為了拯救所有的朋友,他犧牲了自己……
「魔電聯盟」是否就此一蹶不振?
他們還會遭遇什麼駭人或悲慘的磨難?
這一刻,全人類的自由陷入空前危機!

黑帝斯島戰役以一場毀滅性的大爆炸結束,這座島成了焦黑廢墟,艾爾根軍隊也陣亡大半。然而,亥區卻幸運逃過一劫,雖然他征服世界的計畫因此受到重挫,卻促使他下定決心,加快統治世界的腳步。首先,他計劃剷除反抗組織,並逮捕存活下來的魔電聯盟成員。

當亥區風馳電掣的展開行動,誰也無法遏阻。魔電聯盟四分五裂,「電話上的那個人」被補了,麥可的媽媽也被當成人質,用來引出反抗組織的幕後首腦……是否有什麼──或者是誰──可以阻止艾爾根?難道這就是故事的結局!?

定價:350
網站特惠價:277(約79折)
放入購物車
俱樂部選書

第一部
1 逃出黑帝斯島

精英全球警衛隊前隊長威爾屈獨自站在焦耳號的甲板上,拿著望遠鏡環顧遍地黑煙的監獄島──也就是黑帝斯這座島嶼僅剩的廢墟。觸目所及幾無生命氣息。少數沒有遭艾爾根砍除的樹木與灌木叢,不是還持續燃燒著,就是已經成了一堆堆發出紅橘色微光的灰燼。那些草木周圍,滿地是燒焦的人類骨骸,就像被暴風吹散的乾草一樣。島嶼上的沙子大部分已熔成玻璃,晨光透過逐漸消退的暴雨雲灑了下來,照得地面閃閃發光,映射出鮮豔的七彩色澤。如果不是剛剛發生的事情太過於恐怖,這幅景象幾乎可以說是相當美麗。

只有在這片晶瑩剔透海灘的另一側,還可以見到生命的徵象──也就是慌忙逃竄的吐瓦魯人,他們和魔電聯盟一同撐過了艾爾根的攻擊,並且在爆炸之前就躲進地道尋求掩護。威爾屈為他們留下了飲水、糧食,還有焦耳號剩下的救生艇,讓他們能夠回到原本居住的島嶼。他們的領導者恩尼勒•薩魯尼是吐瓦魯前總理的孫子(他的祖父遭亥區下令終生監禁於吐瓦魯首都的猴籠裡,全身赤裸示眾),在遠方向威爾屈行禮。威爾屈放下望遠鏡,也向他回禮。

「大家都在下面了。」傑克一面說,一面從威爾屈身後的指揮塔爬了上來。「所有的人都到齊了。」

「所有的人?」

「所有還活著的人。」傑克嘶啞的說。

威爾屈再度舉起望遠鏡,掃視島嶼北端的地平線,找尋艾爾根的蹤影,依然沒看到那支曾經極為可怕的大軍──至少沒看到活下來的成員。「好吧,我們走。」

威爾屈跟著傑克爬進焦耳號的指揮塔,在梯子頂端停下腳步,看著液壓活塞把艙門闔上。氣動夾具在他周圍發出嘶嘶聲與喀噠聲響,把鋼製的艙門密密封住。威爾屈這才爬下梯子進入指揮艙,其他人都聚集在焦耳號的這個控制中心。

「下潛吧。」威爾屈一踏上金屬地板,立刻對船務長說。

雖然焦耳號在水面上航行的速度可以快上十五節,威爾屈卻不想冒著被人發現的風險。除了被威爾屈趕下船的焦耳號船員之外,他不曉得還有哪些人存活下來,甚至不知道亥區是否還活著。說不定艾爾根全死光了。但無論如何,都不值得冒險。

「遵命。」船務長答道,然後對著麥克風說:「下潛二十公尺。」

包括船務長在內,焦耳號上總共還有五名艾爾根成員及一名斐濟傭人。十二個小時之前,威爾屈帶領昆汀、塔拉、托斯丁與凱希這幾個魔電人劫持焦耳號,解除了艦上十七名船員的武裝,然後把所有的人趕下船,只留下船務長及操控潛艦所需要的四名船員。

至於背叛魔電聯盟而害他們落入陷阱的J.D.和他的船員,威爾屈也把他們連同艾爾根成員一起趕下船。

「拜託,不要把我留在這裡。」J.D.緊抓著威爾屈留給他們的唯一一艘救生艇說:「我幫你們奪下了這艘潛艦。」

「我留你活命,算你幸運。」威爾屈說:「不過,你可別對這樣的好運習以為常。亥區一旦發現你幫我們劫持了焦耳號,一定會拿你去餵他的老鼠。」

「你們全部都會死,」J.D.說:「像老鼠一樣死光光。」

威爾屈面無表情的看著他。「人不免一死,只是有些人死得比較早,有些人則是被一口一口慢慢咬死。」

J.D.滿臉怨恨的看著威爾屈。「我自己決定怎麼死,除了我,沒有人可以奪走我的性命。」說完,他就放開救生艇,沉入翻騰不已的海水底下,從此不見蹤影。

「這就是叛徒的下場。」威爾屈喃喃自語道。

昆汀以電磁脈衝破壞了救生艇的船尾引擎與無線電,確保這些艾爾根船員至少在好幾個小時內無法通報任何人;這樣一來,威爾屈和帶電少年們才有足夠的時間返回黑帝斯島,拯救他們的朋友。當然,前提是他們的朋友還活著。即使距離黑帝斯島五十公里遠,他們還是看見並聽到了那場巨大的爆炸。威爾屈的第一個念頭是──亥區引爆某種核子裝置,摧毀了那座島。不過,爆炸過後並沒有出現蕈狀雲,而且除了那道閃光之外,也沒有任何核子武器的徵象。在確定朋友是生是死之前,他們絕不離開吐瓦魯。

過了幾個小時,焦耳號在黑帝斯島外海浮出水面,眼前的景象令威爾屈一行人難以置信。所有的艾爾根船艦不是沉沒,不然就是在海面上燃燒。當他們發現魔電聯盟成員蜷縮在海灘上,總算鬆了一口氣。

威爾屈和昆汀划船上岸接他們的朋友,留下凱希、托斯丁和塔拉在潛艦上確保安全無虞。

威爾屈和昆汀才離開十分鐘,一名艾爾根船員就走向凱希。「嘿,寶貝,我們已經在這裡窩了好久、好久。」

「我不是你的寶貝,」凱希說:「你也別再靠近我。」

那名船員繼續逼近。「妳這個小女孩要怎麼阻止我這個大男人啊?」」

凱希噘起嘴。「是你自己要問的。」她凍結了那名船員,包括他的肺部。那人倒了下去,重重摔在地板上。

她收回超能力之後,那名船員隨即急促的深吸一口氣說:「求求妳別再這麼做了。」

「我叫你別再靠近我,你就別靠近我。要是再有下次,你就別想呼吸了,永遠都別想。懂嗎?」

「是,女士。」

她挖苦的微微一笑。「女士?怎麼,不叫『寶貝』啦?」

傑克最後一個登上潛艦,把所有的少年聚集在指揮艙一角。指揮艙裡迴盪著哭聲與啜泣聲,尤其是傷心至極的泰拉。「麥可,」她反覆不停的說:「我的麥可。」

麥肯娜環抱著泰拉,兩人微微搖晃著。

「我不敢相信他已經不在了。」泰拉說。

麥肯娜抹了抹眼睛。「這一切我也不敢相信。」

歐斯汀默默看著她們,由於情緒激動而說不出話來。他的眼睛又紅又腫。

「我早就知道他是位英雄,」傑克說:「當初他到我家,要我載他去加州,我就知道了。」

這時,凱希走進了指揮艙。她環顧艙內一眼,問道:「麥可呢?」

所有的人靜默不語,凱希立刻知道大事不妙。她伸手掩住嘴巴。「噢,不。」

「他沒有活下來。」昆汀說。

凱希哭了起來。她看著泰拉。「我很遺憾。」

凱希走過去,和泰拉互相擁抱。

「我知道妳也關心他。」泰拉說。

「我……」

「妳愛他沒什麼不對,」泰拉柔聲說:「他本來就很惹人喜愛。」

「我們不只失去了麥可,」伊安說:「我們也失去了赫爾瓦梭和坦納。」

傑克強忍著痛苦嚥了一口唾沫,努力壓抑著淚水。在他心目中,赫爾瓦梭比他的親生父親更像他的爸爸。艾碧蓋兒伸出雙臂抱住他,以她的超能力撫慰他。

「請妳不要,」傑克說:「我想要感受這樣的痛苦。」

艾碧蓋兒停止放電。「我了解。」

傑克偷偷擦了擦眼睛,然後望向其他人。「赫爾瓦梭曾告訴我,他接受遊騎兵訓練時,教官對他們說,他們都要到地獄去;唯一欣慰的是,反正他們已經到過地獄了,所以也就沒差。」他抹了抹眼睛。「如果有天堂,我認為英雄應該會有特殊通行證。」

「我也這麼認為,」宙斯說:「現在英雄太少了。」

「有一天,我們會回來的,」威爾屈說:「等到世界改變之後。我們會為他們三人豎立一座紀念碑,讓全世界知道他們為世人犧牲的事蹟。」

威爾屈話中帶有一股希望的力量。過了幾分鐘,威爾屈又說:「你們一定都累壞了,休息一下吧。」他轉向塔拉。「帶他們到臥艙去。」

「遵命。」塔拉說:「所有的人,跟我來。」

「凱希除外,」威爾屈說:「妳先留在我身邊,我需要支援。」

「遵命。」

其他的少年跟著塔拉,魚貫走出了指揮艙。他們從沒見過像焦耳號這樣的潛艦,這點並不令人意外,因為焦耳號是有史以來唯一的一艘特殊艦艇──結合金庫、船隻與潛艇於一身。內部空間緊密而狹小,完全沒有舷窗。空氣主要靠循環再生而來,在整艘潛艦內不停吹送,因此船艙裡總是迴盪著一陣陣嘶嘶聲。船壁以鉚釘接合的金屬構成,地板也是,但地板上鋪了厚厚的橡膠墊,藉此吸收並減弱行走時的腳步聲。

塔拉帶著他們穿越狹窄的走廊,經過艦長室之後,來到了兩間臥艙當中的第一間。臥艙的設計完全是為了睡眠使用,寬度只有三公尺半,兩側都懸掛著以金屬管為框的吊床,上面鋪著像彈翻床一樣的床墊。這些床的一側都以托架固定在牆上,另一側則用鏈條吊掛在天花板上。每四張床從下到上高高疊成一排,床上的空間只有幾十公分高;最底下那張床離地不到十公分。

「這是我們睡覺的地方,」塔拉說:「雖然很擠,但焦耳號基本上是一艘潛艇,所以可使用的空間本來就很小。威爾屈要我們全部睡在同一間,以便把艾爾根船員關在另一間臥艙裡。」

「我睡哪裡都可以,」傑克說:「只要能夠躺下來就行了。我覺得自己現在好像在夢遊一樣。」他脫下鞋子,然後攀著每層床緣爬上了最高的床。其他人陸續各找了一張床躺下來,只有泰拉站在房間中央,一臉茫然。

「來吧,親愛的,」艾碧蓋兒說:「妳需要休息一下。只要睡上一覺,妳就會覺得稍微好一點。」

「睡覺沒辦法消除我的痛苦,」泰拉說:「除非我不再醒來。」

「我沒辦法消除妳的痛苦,但我可以幫忙。在這裡躺下來吧,甜心。」艾碧蓋兒把底部一張床的床罩拉了下來。

泰拉脫下鞋子,爬上床,躺了下來。

「放鬆。」艾碧蓋兒說。她把雙手放在泰拉頭上,輕輕放電。泰拉先是顫抖了一下,然後身體舒緩下來,長長吐了一口氣。才一下子,她就睡著了。

「妳的天賦真是美妙。」塔拉輕聲說。

「謝謝妳。」艾碧蓋兒答道。

一時之間,所有的人都安靜下來,唯一的聲響是焦耳號空調系統不斷發出的嘶嘶聲、傑克的鼾聲,以及潛艦在龐大水壓下發出的詭異聲響。每隔一陣子,就會傳來軋軋聲,聽起來像是一道生鏽的沉重大門正在開開闔闔。

「這種聲音會停止嗎?」麥肯娜問。

「大概不會。」歐斯汀答道。這是上船之後他第一次開口說話,聲音既沙啞又緊繃。

歐斯汀聲音中所流露出的哀傷,令麥肯娜心痛不已。「嘿,告訴我一些有關潛水艇的事情吧。」

「對不起,」歐斯汀說:「我現在沒心情。

麥肯娜皺起了眉頭。「你覺得我們現在潛到多深了?」

歐斯汀慢慢舒了一口氣。「焦耳號可以下潛到水下一百八十公尺。」

「為什麼會有那種聲音?」

歐斯汀吸了吸鼻子,然後柔聲說:「水下一百八十公尺的水壓是每平方公分一萬九千六百三十八點四公克。對於一個加壓金屬罐來說,這樣的壓力是很大的。」

「聽說艾爾根全部的財富都在這艘船上。」

「不是全部,」歐斯汀說:「只有應急的備用款項而已。」

「那他們打算因應的是很嚴重的緊急狀況。」伊安突然加入了對話。「這艘船上的金條堆得高高一疊,而且一路從船頭擺到船尾。」

「他們原本就需要這麼多的重量壓艙。」歐斯汀回應道。

「另外,還有鑽石和一箱箱的紙鈔。我可以打開放置這些珠寶和現金的保險箱,」伊安說:「不過單純是為了好玩而已。」

「能夠看到那麼多財寶,一定很好玩。」麥肯娜答道:「說不定有一天我們都可以分到這些戰利品。」

「也許吧。」歐斯汀的口氣聽起來絲毫不感興趣。

艾碧蓋兒回頭看了麥肯娜一眼,露出哀傷的微笑,然後爬上泰拉上方的床鋪。

過了一個小時,凱希走進臥艙。「午餐準備好了。」她輕聲說。所有的人一動也不動,原來大家都睡著了。等了幾分鐘之後,凱希就返回指揮艙去陪威爾屈。

(精彩全文請見《魔電聯盟7:最後戰役》

理查.保羅.伊凡斯(Richard Paul Evans)著

美國《紐約時報》、《今日美國報》第一名暢銷作家,並十七次蟬聯《紐約時報》暢銷書榜,是史上少數幾位同時榮登小說與非小說類暢銷排行榜的作家之一。

曾榮獲「美國媽媽書獎」、2005年美國《浪漫時代》雜誌年度最佳女性小說獎、2010年德國讀者人氣書獎,更兩度榮獲美國「世界最會說故事首獎」。他的著作屢破紀錄,每每登上各國暢銷排行榜,贏得無數散布世界各地的忠實讀者喜愛。

如同故事中的主角麥可•費伊,理查也患有妥瑞氏症。他之所以創作「魔電聯盟」系列,是為了他的兒子──麥可。


陳信宏 譯

翻譯資歷近二十年仍樂之不疲的譯蠹,曾獲全國大專翻譯比賽文史組首獎、梁實秋文學獎及文建會文學翻譯獎等獎項;目前最大的希望是自己譯的書能夠陪伴著女兒長大。

譯作包括「魔電聯盟」系列、《黯》、《宗教的慰藉》、《人口大震盪》、《失落之城Z》、《達爾文之演化大革命》等。